探險精神跨世代交會 NEW DEFENDER迎接THE LAST OVERLAND歐亞遠征隊

23 12 月, 2019 Off By EDITOR

重現1955~1956年牛津劍橋遠東長征隊(The Oxford & Cambridge Far Eastern Expedition)駕駛Land Rover Series I自倫敦橫越歐亞大陸抵達新加坡的史詩探險,今年8月份由探險家Alex Bescoby領軍的The Last Overland歐亞遠征隊自新加坡啟程,駕駛當年的Land Rover Series 1 “Oxford”於本月份重返倫敦。在漫長的征途中,Jaguar Land Rover位於斯洛伐克-尼特拉(Nitra, Slovakia)的生產基地,特地準備了別具意義的歡迎儀式,由Land Rover全新世代New Defender迎接Oxford與探險家們蒞臨。

斯洛伐克總理Peter Pellegrini與Jaguar Land Rover製造執行總監Grant McPherson,帶領探險家們參觀這座集結最新世代科技的先進廠區,並且親自見證了New Defender新車出廠的榮耀時刻。探險家Alex Bescoby表示﹕「我們一直期待能在旅途中造訪尼特拉,並探索New Defender的核心產線,Jaguar Land Rover為我們舉辦的歡迎儀式,讓重返倫敦的旅程有了更美好的回憶。」

The Last Overland歐亞遠征隊橫越歐陸的探險路線途經奧地利、德國、法國和比利時,於12月14日抵達英國福克斯通(Folkestone, UK)。來自英國與歐洲的Land Rover車主齊聚一堂,共同迎接遠征團隊與Oxford抵達,並由施以牛津劍橋(Oxford & Cambridge)特殊塗裝的New Defender隨行駛向旅程終點 ─ 位於倫敦公園巷的希爾頓酒店(Hilton Park Lane, London),此處距離1955年的The First Overland探險起點僅有數碼之遙。

Alex Bescoby回憶道﹕「這絕對是一趟難忘且充滿挑戰的旅程,歷經18個月的計畫與探險,終於完成這段征途。再次駕駛這輛有著64年歷史的Land Rover Series 1,穿越世界上許多偏遠和迷人的地區,沿途歷經熱帶季風、-20度嚴寒與5,000公尺以上高海拔地帶的考驗,Oxford無論在印度、西藏,土庫曼到塞爾維亞,皆受到難以置信的熱烈歡迎。」

The Last Overland歐亞遠征之旅,是對力量與毅力的終極考驗。如同任何重大的探險活動,旅途絕非一路順風,尤其探險家們駕駛的還是一輛如此古老的車輛。在這段穿越多國邊界的漫長旅程中,特別令人難忘的是一次重大的機械事故,當Alex與夥伴Nat在土庫曼以70英哩時速行駛時,Oxford完全失去了煞車且後輪脫落。一路上探險家們的身心同樣面臨嚴苛考驗,來自英國,法國,美國,比利時,印尼與新加坡的8人團隊,延途面臨著各式各樣的挑戰,包含海拔,溫度和各種飲食對身體造成的傷害,例如偶發的食物中毒、嚴酷的氣候,甚至在旅途中某些地點需要應對高原反應補充氧氣。這種無畏險阻,無限拓展世界的探險情懷,完美印證了Land Rover所信仰的Above & Beyond有境界,無止境品牌信念。